对话

追星星的女孩 | 专访90后星空摄影师叶梓颐

编辑:印象编辑组  | 作者:昏鸦鸦 2017-08-11



她是90后星空摄影师,是科普工作者,是广告人,是网红。


明明可以靠脸,却把星空拍得让人惊艳。






她是叶梓颐,曾获得2016年“地球与天空”国际摄影大赛一等奖,今年作品又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选中为每日一图。一系列的幸运光环降临在这个90后女孩身上,只因为她对星空原始的热爱,她更愿意称自己是“星空布道者”。



叶梓颐


90后星空摄影师、科普工作者,2016“地球与天空”国际摄影大赛一等奖得主一位把爱好变为职业,用摄影实现星空梦想的宇宙少女。



——1——

从学霸到“追星”少女


采访叶梓颐的时候是中午12:19,她说她刚起床,昨晚吃火锅到半夜三点。她说自己很能睡,可以一天只醒4个小时不到,但只要有火锅,都能立刻满血复活。无论什么火锅,南方火锅、北方火锅、清汤火锅、麻辣火锅,只要是火锅,都来者不拒,随叫随到。


当然,这只是她闲的时候。真正忙起来,一个星期常常5个小时都睡不够。


大家认识她是源于她拍的星空,而她与星空结缘是在高中。“那时主要是受高中地理老师的影响,他出生在新疆,长在四川,又来北京工作。他跟我们说了很多小时候在新疆看星星的故事。”在高中老师的影响下,她开始自己系统地学习一些天文知识,每周看星认星看一些天文类的书籍。也参加过全国天文奥林匹克竞赛,认识了一些天文圈子里的人和老师。






大学时她误打误撞进了广告学,“这是一个放飞自我的学科,包罗万象,啥都要会点,很适合我这种人。”于是,在大学期间,她开启了学霸模式,专业成绩前茅,每年都拿奖学金,也拿了不少广告创意的大奖,“其实我在大学期间广告学拿的奖,比之后在摄影上的都多”。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,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广告人,但因为一次带着相机去看星空,生活便开始改变了。


“之前参加奥赛认识的人有时候会叫我一起去看星星,有一次去北京喇叭沟门,我就顺便带上了相机,就开始了拍星空之路。”那时她用的相机是为参加广告比赛买来拍素材的G10,“第一次拍到星空觉得特别不可思议,不敢相信真的可以这么漂亮!”


2016年“地球与天空”国际摄影大赛获奖作品




从此,她便开始了拍星空之路,满世界“追星”和“追日”。但追的过程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顺利。2009年她兴致勃勃地去上海观看500年一遇的日全食,就在距离全食阶段还有几分钟的时候,忽然暴雨来了;2013年为了本世纪最长的“日环食”,她不远万里辗转前往肯尼亚,在太阳底下暴晒了6个多小时,但就在食甚开始之后,天空中飘来了大朵的乌云,伴随着天空变暗而来的还有沙尘暴


因为这两次的失败,让她不甘心,便决定只要有日全食,都去追!“我追星空追日全食,很多人不能理解。但是我觉得追星空就跟其他人追明星偶像一样,而且我能近距离拍到我的偶像。”



冰岛极光


终于在2015年的北极,她追到了日全食,还幸运地偶遇了极光大爆发。这一次,她拍摄的作品开始被大家认知,进而也有了一些知名度。“其实这次就是赌运气,之前从来没见过,很震惊!很不可思议!这也让我第一次严肃地打算把摄影当成我以后的职业。”



——2——

我是“星空布道者”


拍摄的星空作品让她被更多的人认识,也有一些粉丝,她也开始受邀去做一些天文学科普讲座。她发现自己很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东西“安利”给其他人,她觉得摄影只是她的表达手段,核心还是星空和天文。







“现在拍星空、拍特殊天象越来越火爆,其实这个领域很小,里面不缺大牛,无论是技术的还是科研的,但缺的是把普通人变为爱好者的人,我觉得就是这样的人,叫‘星空布道者’吧。我把我的信仰讲给别人,通过照片的方式,这个信仰不一定局限于天文知识,也可以是美,自然的美。”


除了做摄影师和常常受邀去做一些天文科普讲座,她还做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,也主要是以视频的方式讲述天文知识。“我的优势在于如何把事情说清楚,视频是一种很有张力的表现形式,通过脱口秀节目可以把更有趣的天文知识传播给大家。”




叶梓颐说她的偶像是自然和宇宙万物的真理。“我觉得是自然和万物的真理支配着整个宇宙,我们来自于此也将幻灭于此,这是生命的轮回。我们的生命太不值一提。人定胜天这个概念太愚蠢,不过很不巧的是很多在城市里的人都觉得这是对的。真的接触过自然的人会发现人类永远没法战胜自然,只能是改造。”


在拍摄过程中,叶梓颐觉得自己是怀着一种对自然的惧怕和爱的情感去拍摄的,“因为我不认为人类可以和自然平起平坐。”



——3——

器材可以借,想法却不能


对于摄影,叶梓颐却觉得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因为现在有一些知名度,她却觉得自己成名太快了。“成名太快是我没想到的,因为我基础还不牢固。在我拍照还没那么好的时候很多人来关注,就会觉得我离大师还很远。但是大师可能是已经很牛逼的时候才获得了关注!”


不过她觉得也没有什么,“可能因为我本身也是很实在的人,我也承认自己的不足,我是个很皮实的人,大部分时间是这样。”





印象:你觉得天文摄影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
叶梓颐:我之前走过一段弯路,觉得照片好看、技术高超、去的地方更多、拍得更多就是好的,结果发现我自己很难提高。其实我最先开始摄影的思路反而是对的,就是把我看到的、触动我的东西以照片的形式表达,而不是我要把一张照片拍得多牛逼,那就流于形式,不再是我的初衷,所以我今年很少带人外拍,很少讲座,也推了很多商业活动,原因是我需要沉淀一下。



印象:很多人觉得拍星空、天文之类的基本就是拼器材,你怎么看?


叶梓颐:我不觉得,器材是一方面,最主要的还是观念,你想要什么样的画面,什么样的故事,这些想好了再决定用什么器材。器材是可以借的,但观念是不能的。我很多器材都是厚着脸皮借的,太贵了,自己买不起。






印象:拍照前你一般会做哪些准备?


叶梓颐:构思和借器材。很多器材都买不起,就厚着脸皮找器材厂商或者租赁公司借,毕竟能省点钱是点钱,我也很穷的。



印象: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选中的作品《发光的乌尤尼盐沼》想表达的是什么理念?


叶梓颐:那幅作品是致敬埃舍尔的《磷光的海》,我发的作品都是曾经很打动过我的,那些瞬间我只是把它重现,我希望之后更多的是我想要什么样的感觉才去到什么地方拍。


入选NASA每日一图的照片《发光的乌尤尼盐沼》


印象:你最喜欢的摄影师是谁?


叶梓颐:赛尔加多,他认清了人类的悲怆后开始拍摄自然,他见到太多人性的恶,太多人间惨剧。



印象:摄影对你的意义是什么?


叶梓颐:是自我表达的方式,像诗人和诗,音乐家和音乐一样。



印象:如果可以变成一动物,你希望自己变成什么?


叶梓颐:猫,活得自由,还有傲骨。



印象:你是比较嗨的女生吗?


叶梓颐:偶尔嗨吧,但我很慢热的,很多人以为我高冷,实际上我就是反射弧比较长,比较傻,真的傻。我反应比较慢,从小都这样,我觉得我比较有同理心,适合做心理医生。



印象:近期有什么拍摄计划吗?


叶梓颐:有,去拍美国日全食。几乎有日全食我都会追,主要是源于第一次在上海没看成,然后不甘心就一直追下去了。



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正在加载,请稍候…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