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

专拍少女的“上海荒木经惟”说,美貌一点不重要!

编辑:印象编辑组  | 作者:昏鸦鸦 2017-09-08


很多人说他是“上海荒木经惟”;


很多年轻摄影师叫他“强哥”、“强师傅”、“强强老师”;


他说,自己是个从不靠摄影谋生的自由摄影师。









强强

自由摄影师,上海人,被人称为“上海荒木经惟”。一个从未靠摄影谋生的商人。他主要拍摄对象是少女,但不以表现少女的美貌为目的,他的作品里有一种不可捉摸的情绪,每一个拍摄都在固执地讲述他的精神世界。




—— 1 ——

不靠摄影谋生,不表现模特美貌


强强跟绝大多数摄影师不同,他拍了很多片,数量多得惊人,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“职业摄影师”。从不靠摄影谋生,一直以局外人的态度做摄影。


可翻遍他的朋友圈和微博,又全是关于摄影的,从来没有透露半点他的职业身份,甚至有人以为他是魔术师。





不过,他最近几年的装扮倒是挺像个魔术师的,齐肩的长发上戴一顶宽檐帽,一副黑色墨镜遮住眼睛,短而密的胡子把嘴巴围成一圈。这样的装扮很难跟经商的人扯上关系,但是他确实一直在经商,他说自己生意做得还算ok,没有必要靠摄影谋生。


从2009年以来,他抱着近似于卡夫卡对文学的那种局外态度做摄影,慢慢地形成了他自己的一套风格。他几乎只拍少女,无论美丑,只要来找他拍摄的少女,他一概不拒绝。他说,“我对模特没什么要求,只要是年轻的女性,喜欢我的风格就可以。”






他拍出来的照片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,看的人会自动忽略模特的外貌,忘了模特的美丑问题,直接被他照片所传达的情绪感染。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,“我拍照不是用模特的外貌去展示她们的美,而是着重强调情绪,提升她们的气质。”



—— 2 ——

情绪得像一首歌一样


强强的作品里总藏着一种不可捉摸的情绪。这种情绪就像摄影师神思远评价的那样,有点像看爱伦·坡的小说,悬疑紧张、呼吸无常,每一个拍摄都在固执地讲述他的精神世界。


在摄影里,他觉得情绪起着指挥棒的作用,就像一首歌一样,得有前奏、低潮,高潮,由低到高,有一个完整的波澜。但是他发现很多人学他就只学去了高潮部分,甚至做得更高潮,没法控制。“总之,我更喜欢平淡和高潮相结合,喜欢有一个起伏的过程。”






回想起学习摄影的经历来,他认为一开始就是为了娱乐而拍照。渐渐地,直到2014年,他的摄影风格开始逐渐清晰起来,而这个阶段也是他的粉丝开始疯狂增长的时候。很多年轻的摄影师都叫他“强哥”、“强师傅”、“强强老师”,甚至很多女摄影师从全国各地跑到上海来找他拍片。不少年轻摄影师也开始模仿他的风格,他很欣慰自己能影响到一些年轻摄影师,“过去喜欢过我的人现在都拍得很棒,我觉得这很有面子。”






可有一段时间他又突然从网上消失了,作品也不在他常发的平台发了。甚至有粉丝在他原来的作品下面问他到底去哪里了?是不是消失了?是不是不拍照了?恰恰相反,这段时间他拍得还挺多的。他说那段时间他其实是在考虑一个新问题,“我就是想知道,当一批不认识你的人再发现你的作品时候是否会有惊喜。”


果然,今年6月他又开始发布作品,大量全新面孔也开始关注和学习他的作品,“我只对自己的作品质量抱有幻想,对粉丝这种早看淡了”。



—— 3 ——

对话强强


印象:这可能是个老问题,很多人称你是“上海荒木经惟”,你怎么看?


强强:这个现在不能下结论,以后再看会不会和荒木经惟有一定的相同之处。但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其实是不同的。他是处在一个经济高速发展,杂志高速发展的阶段,如果我也处在那样一个时代,我才能配得上”上海荒木“这个称号。如果我处在那种时代,我一定会出很多画册,放在超市或者地铁售卖,卖很便宜,比如19.9块,29块地卖,十几万二十几万册地印刷。而不是现在这样挂在画廊里,很小众地欣赏,我更希望以一种廉价的方式呈现作品。






印象:你完全不靠摄影谋生,是觉得摄影跟钱扯上关系就不纯粹了吗?


强强:我不觉得摄影和钱联系起来就不纯粹,这只是个人选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适应方式。但是摄影跟经济扯上了关系肯定是会有些妥协的,就跟工作是一个道理,肯定会为了更好地经营或者生活做更大的妥协。虽然社会生活对摄影也有一定的控制,但是相对来说,没有钱那么直观。



印象:你的模特几乎都是少女,为什么这么喜欢拍少女呢?


强强: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一般来说抓住自己比较喜欢的东西就够了。女性是一个很巨大的题材,女性题材有足够的空间。我发现很多女性很多都很聪明,有很好的艺术天赋,但会受到很多其他事情的影响而耽误了。反正一般人买相机都是为了拍人,多数都是拍家人,拍女人,这样看来,我还是走得很正的,没偏。





印象:据说你从不挑剔拍摄的女性对象?


强强:只要是女的、年轻的自然人、喜欢我照片风格的,基本是找到我,我有空就会拍。为什么要年轻的呢,因为我没有拍过年龄偏大的女性,我的题材和气场可能不适合年纪大一点的模特。我不会因为某个模特有极好的外貌或者表现力就会偏爱,我作品里的模特都是形形色色的,各种都有。



印象:有没有想过拍那种不喜欢你风格的人呢?


强强:其实,我非常想拍那些不喜欢我风格的人,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有意思的考验吧。我也有拍过,但是问题是,她们并不喜欢我的东西。拍摄过程中可能会尴尬,这就需要我自己去消化挑战。可惜这种机会并不多。



印象:你觉得拍长得美的少女和拍长相非常普通的少女有什么不同?


强强:没有什么不同。不管长得怎么样,拍摄时我都着重于提升她们气质,而不是用外貌去展示她们的美。美不是在外形上体现,升华了模特的气质后,会就直接忽略外貌,不会在乎外貌了。







印象:你在拍摄前一般会做哪些准备?


强强:最大的准备是会考虑拍摄场地,这很头痛,如果只局限于上海和周边,地方会越来越少。服装也要准备,女孩穿来的可能不适合拍摄的人设或者场地,我一般会有二手准备。再怎么随意拍摄,都是感觉随意、氛围很随意,但背后自己心里明白,是在这种准备后的状态下才会呈现出来。



印象:你在拍摄时,主要是表现模特自身特色还是表达个人想法?


强强:大部分是基于模特跟我见面后,她给我的直观感觉。或者,看了照片以后,我对她的人设判断。我先想象她是怎么样的人,后面再交流看跟预计有哪些偏差,可以修正升华到哪一步。但是没有见到真人,我都没法判断这个人,即使电话也没办法完全了解。反正,我不是完全设想好一个主题,然后去找一个模特来拍摄。



印象:你会引导模特做什么动作和表情吗?


强强:这是我比较擅长的强项,我一般在拍摄时都会和模特说大量的话。说什么不重要,主要是调节氛围。





印象:你觉得跟模特的关系是越熟悉越拍得好,还是保持陌生比较更好?


强强:因人而异,有的人需要熟悉以后才知道他原来是这样的人,藏得比较深,不多接触就看不透。比如有的女性看起来很开放很open,愿意裸露,但是这种裸露却不是要的那种感觉,表现的点不一样,她想展示的是自己美好的胸、屁股之类的,而我需要的是情绪情感的东西,这种就需要跟她更多沟通。反而那些不太愿意裸露的人,更容易达到我想表现的情绪。



印象:在拍需要裸露的镜头时,你一般怎么让模特放下戒备?


强强:现在还好了,13年之前这个问题比较严重,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现在的女性很多都比较容易接受。但我比较喜欢13年之前那种状态。她们不喜欢裸露,所以拍出来就有一种很真实的羞涩情绪,更有表现力。现在的女孩子就很自然,但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。



印象:你怎么看待裸体?裸露和不裸露在表现上有什么不同?


强强:很多人说我拍的是人体照片,但我从来没有拍过人体照片,我拍的是人,不是人体。露不露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同,我每次拍摄都是在适合的基础上拍的,我其实全裸的都不多,只是根据场景和人物特色来判断的。



印象:你每次照片打的码都很有味道,打码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再创作吗?


强强:不是,完全不是,就是迎合社会需求。微博上,有人跟我说凡是我发照片就有人举报,但我并不违规,但老被举报,不知道为什么。现在想来,打码也是需要的,就像给维纳斯戴胸罩,不同的社会环境,主体观念不一样。





印象:你觉得拍人像最重要的是什么?


强强:拍人像最主要的还是拍摄人的本质,但我觉得还是要升华一下,不能是怎样就呈现怎样。拍美也没问题,但太过于强调美就有些做作了。气质和外貌统一起来,不要单方面强调一方面。



印象:摄影对于你整个生活的意义是什么?


强强:一开始我只是当做一种娱乐,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娱乐了,我还是影响了很多年轻的摄影师,这点是比较欣慰的,过去喜欢过我的很多人现在他们都拍得相当棒。我会觉得很有面子。但我很少跟他们面对面接触,主要以神交为主。不是我不愿意,是我的时间精力都有限。



印象:你对自己的摄影有什么期望吗?


强强:更好地保持我自己对社会的感知,对美的认知,对气质和时髦的感知不要退化,可以用摄影表现出来,作品可以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



印象:看你的照片感觉你很艺术范,你生活中也这样艺术范吗?


强强:不知道艺术是一个什么样的词汇,每个人对这两个词的理解不一样的,我觉得我自己至少是不低俗。



印象:不工作不拍照的时候喜欢干什么?


强强:多半是健身和休息,但这不是我想要的,我想要的是不健身不休息,然后就是玩。健身是因为我需要保持身体状态和形象,如果我有我就不会去,这很浪费时间。休息也很浪费时间,一躺着时间就过去了。



印象:你的理想生活是怎样的?


强强:不工作,有足够的收入水平,可以足够支撑我无经济目的地去给女孩子们拍照。然后身体健康,不需要健身,也不需要睡觉,我讨厌睡觉。其实现在工作占的时间不多,休息的时间占用的时间太多了,傻乎乎地躺着。而且还得必须这样做才能恢复体能。



印象:最近有什么摄影计划吗?


强强:我向来没有特别明显的计划,就是有什么女孩子来找我我就去拍,我从不去做太明显的计划。这种既是舒服的,也是随意的。




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正在加载,请稍候…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