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

最任性的摄影师,在最辉煌的时放弃摄影 | 专访张罗平

编辑:印象编辑组  | 作者:昏鸦鸦 2017-10-13

张罗平应该是最任性的摄影师了。


本来是学油画的,却因喜欢摄影便做了12年的摄影;


在摄影界小有成就后,却果断放弃一切,重回校园学电影。






张罗平

著名时尚摄影师。学油画出身,因喜欢摄影而开始入行时尚摄影。曾办有张罗平肖像馆。曾获2007年中国⾦榜优秀时尚摄影师,2010-2011年影像先锋年度人物等。但2014年开始停止时尚摄影,重返校园学习电影导演,现拍有电影《向阳的日子》。



—— 1 ——

凡是放弃了的,就不要捡回来


现在看张罗平的微博和朋友圈,你完全不会把他和一个时尚摄影师联系起来。你看到的将是像画一样的风景照,写实的人文照,以及他到处旅行的生活记录。他也常发自己的照片,一头偏长的黑发,长脸,身材高挑、清瘦,看起来更像一个文艺青年,完全看一丝时尚摄影师的影子。


其实,在2014年之前,他还是一名时尚摄影师。常年奔波在一线拍摄各种明星、时装大片,不断地拍摄、修图,也得到了极大认可。曾获2007年中国⾦榜优秀时尚摄影师,2010-2011年影像先锋年度人物等。





然而,就在摄影路最辉煌的时候,他却果断放弃了12年的行业资源和成就,从零开始学电影导演。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,但他觉得一点都不可惜。在做摄影的第一年他就已经做好了计划,用10年的时间来做摄影,然后用30年的时间去拍电影。


现在,他已经专注学电影,只偶尔拍一些表达自己内心的作品。但完全不打算重返时尚摄影,“凡是放弃了的就不要捡回来了”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决。



—— 2 ——

只有静下来才是人,忙起来就不是人



虽然放弃了前途和钱途都很可观的时尚摄影。但张罗平却认为他更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。他说现在的生活完全是慢下来了。


在离开时尚摄影后,他去了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电影导演,一边学习一边四处旅行。空闲时间多了,也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看电影、看书、写字、喝茶。也会偶尔重拾画笔,画自己想画的画。也会拿起相机或者手机,拍自己想拍的事物。他认为这才是生活,自己是在享受时间的一点一滴。回想起做时尚摄影的忙碌日子,他说“人其实只有静下来才是人,忙起来就不是人。”





张罗平近两年作品



刚放弃摄影时,他有想过经济上的问题,但后来他觉得自己想通了,“人这一辈子赚的钱是注定的,只要饿不死就可以了。”他不愿意为了挣更多的钱慢慢失去自我,更不想在一个自己熟悉的领域里一直安稳下去。他说,“人最大的敌人是一种安稳的惯性,安稳会杀死自己的情怀,最终在稳定的生活里痛苦地活着。”


在学电影的时间里,他也拍了不少摄影作品,但基本是风景照,他把每张照片都当做一幅画来拍,当做自己心境的表达。“都是随意的个人表达,没有刻意拍。”除了自我的表达,现在的拍摄他也会更多地是从美的角度出发,“觉得怎么美就怎么拍。”跟以前拍时尚摄影相比,他认为,时尚摄影的重点是形态,而人文风景摄影的重点是心态。时尚摄影是由外往内走,人文风景等是由内往外走。






现在他几乎不接时尚类拍摄,“我都会先衡量一下这时间花得值不值。”不过他现在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电影上面,去年他已经拍了一部长电影——《向阳的日子》,在国外还获了一些奖项,预计今年年底上映。




—— 3 ——

没有技术,审美再好也拍不出好照片

——对话张罗平:



印象:完全抛弃摄影成就真的一点都不心疼吗?


张罗平:不心疼。我以前是很喜欢摄影的,全心投入过,而且投入很深。这就像谈恋爱一样,一开始会发现很多完美的地方,但慢慢就会有很多客观因素,就会发现很多不完美的地方。摄影也是这样,后来掺杂了太多商业元素,会让你痛苦。一段爱情如果让你痛苦的话,就会想要放弃。也有均衡的办法,就是接受世俗的形态。可一旦接受了就会变成一个中庸的人,而我又是很有个性的人,很难接受。虽然我表面上认真做,但内心不接受,这样做只会离自己越来越远,所以我选择靠近自己的方向。我的摄影也想更纯粹一些。其实做电影其实也会出现这种情况,但是这是一种更新鲜的形式,对我更有新鲜感。







印象:以前时尚摄影有跟艺术表达冲突的时候吗?


张罗平:很多很多。既然是商业,就得用你最高的审美去完成,遵循别人商业的需求。即使有的人审美不高,跟你冲突,你就得去说服别人接受你的艺术和表达。如果别人不接受,那说明别人有坚持的理由。商业是有其自身目的的,跟艺术的目的是不一样的。



印象:放弃摄影学电影,有担忧过经济问题吗?


张罗平:我刚放弃的时候会有点担心,但现在想通了。人这一辈子有多少钱是注定的,只要不会饿死就可以,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太容易饿死了。





印象:从摄影师转行做导演,你觉得摄影和电影有什么根本不同?


张罗平:摄影是一张照片表达一个人的一生,电影是一部作品表达一种态度,容量是不一样的。



印象:你现在也写剧本,你觉得摄影、电影和文字,这三种讲故事方法有什么不同?


张罗平:电影好讲故事,文字更好,可以写很多。但摄影讲故事是最难的,只有一个画面,用一张画面讲故事,就是探索性的、实验性的。摄影是最浅的艺术也是最深的艺术,最浅是不会表达的会以为有技术就完事了,但往深处想就很难。



印象:现在你拍照的心境有什么变化?


张罗平:我现在拍摄就不会想商业需求或者赚钱,完全是个人的。从美的角度来拍,觉得怎么美就怎么拍。我也没有刻意去拍,定主题拍摄的话是有目的性的,我不想有目的性。



印象:有你最满意的摄影作品吗?


张罗平:没有,以前的作品充其量是合格,但并不满意。现在回过头来看以前的作品就是不值一提。那种感觉就像自以为聪明的人在你面前说了一堆废话,特别可笑。现在从来都不看自己以前拍的东西。现在拍的也没有特别满意的。明天永远比今天要好。






印象:你觉得摄影最重要的是什么?


张罗平:只要是艺术都得修心,由内而发,就得锤炼自己。摄影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心境修到一定程度。比如说拍肖像,有的人作为一种形式来表达,但我认为不是形式,是一种神似。



印象:你好像现在也经常用手机拍照,用手机拍照会有新的发现吗?


张罗平:手机挺方便的。手机更多地取决于你看到的线条、色块、构图等美学的东西。但会觉得镜头不够,因为很多艺术的东西要用镜头语言来表达。


张罗平近两年作品



印象:作为一个老摄影师,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摄影新人吗?


张罗平:新人的话,先得要扎扎实实把技术打磨好。因为技术是表达你心灵的工具,你没有技术,审美再好也很难拍出想要的效果。很多人认为只要有审美就可以,但也需要工具的。艺术就好比稻田,如果天不下雨就会枯萎,这就得把水库里的水引入稻田,技术就是引水的水渠。当然审美好也是必备的。但也会出现一种情况,有人会在技术中失去自我,反被技术控制,就容易失去审美、没有高度。这样的话,技术再好也不好看。



印象:有机会会出一本自己的作品集吗?


张罗平:这个在适当的时候会出一些作品集,但可能会偏向于诗意、意象化,不那么技术化。






张罗平近两年作品



印象:最近有什么摄影方面的新计划吗?


张罗平:时尚摄影是不打算拍了,完全不拍。专心做电影。凡是放弃了的就不要捡回来了。现在完全做电影,但还会拍些视觉艺术的东西,跟人物无关的。



印象:以后还有没有其他的人生计划?


张罗平:有。现在36岁,再做30年电影,我就回去专心画画,那时会偶尔拍一部电影。



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正在加载,请稍候…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