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

被推进手术室她也想着要拍照 | 专访陈瑶

编辑:陈陈陈陈陈陈- 2017-10-30

陈瑶说,“我拍了很多很困的照片,参了个展”。


当在通勤路上每个人因睡眠不足或因疲劳陷入睡眠的状态时,陈瑶倒来了精神。她喜欢把镜头聚焦于这些处于疲困状态人物,公交车上依靠座椅睡得仰面朝天的阿姨,街头上已各种睡姿睡着的人们,广州抱膝小憩的小哥,北京靠着三轮车而眠的胡同车夫….这些在城市中生存打拼而疲倦的一面,就如同是生活的缩影,是你,是我,是我们。在她看来,既好玩又有意思。


这一组很困的照片被命名为《瞌睡城市》,入选了2017年平遥国际摄影展女性摄影师特展单元。这是陈瑶参加的第一个摄影展。



从整理作品投稿到历经折腾参展,从一个普通摄影爱好者到参展摄影师,陈瑶身上有太多有趣的故事。本期对话,来和陈瑶聊聊这些很困的照片背后的故事吧!



因好玩而开始记录,却一不小心参了个展,而陈瑶与摄影的缘分,则开始于2011年大学在学校媒体中“莫名其妙被选为摄影记者”。成为校园摄影记者后,陈瑶开始有人带着学习,拍摄的机会逐渐增多。如今她成为了一名节目编导。她习惯用手机在通勤路上拍照,偶尔带着相机去扫街,摄影是她观察这个世界的窗口,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亦重了几分。


世界:开始摄影之后有什么变化吗?


陈瑶:我觉得这是很积极的变化。从前有一次我检查出一个良性肿瘤,在医院的做手术前的那几天爸妈没陪着,我会带着我的相机,偶尔在医院拍照,当时拍的是胶片,拍得不太好。当时摄影减轻了我对很多事情的恐惧,心态变得很积极。后来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,我跟我妈说把我的相机给我,这有一个主观视角可以拍,我觉得很好玩。我妈当时说“你有病啊!你都要进手术室了还拍什么鬼啊!”当时没拍到,我觉得挺遗憾的。当你对很多事物有了好奇心,好奇可以克服很多对未知的恐惧,会转化为你的好奇心,我觉得挺好的。



世界:什么时候开始有想法地有把睡眠的照片拍成一个系列?


陈瑶:最初是不知不觉会捕捉,觉得别人打瞌睡很好玩。在公交上我经常会睡得面朝天、流口水,后来我发现很多人跟我一样。一开始会觉得好玩,后来会定时整理自己的照片发现很多很困的人的照片,就想不如多拍一些。16年年末的时候,我有想法地去观察打瞌睡的人,很困的打瞌睡的或是趴着的,就拍了。


世界:当自己同样很困的时候怎么集中精神去观察身边很困的人?


陈瑶:当我有意识地去拍他们的时候,我就不困了,我的注意力在看别人。我在路上会处看看,或者手机随时开着拍摄模式,看到好玩的就拍下来,这样就不困了,没什么可拍的时候我就用手机修图。我脑袋会乱想很多东西,在路上是我最精神的时候,一到办公室就开始困,我走着的时候一点也不困,是个适合走在路上的人。



世界:拍照的时候有路人过来问你是不是在跟踪?当时是怎样的?


陈瑶:当时在广州北京路,我想拍两个人的背影,一直没有取到一个合适的角度,跟了一小段,然后就有一个路人过来有点猥琐地问我是不是在跟踪他们呀。我说我只是在拍照而已。这是挺小的一件事情,但我觉得挺好玩的!那一对是情侣或者老夫妻,他可能以为我是私家侦探。他一脸八卦地问我,我觉得很好笑。


世界:为什么喜欢把照片调成黑白?


陈瑶:《瞌睡城市》有一些照片是适合彩色的,但我为了更系列化一点,处理成黑白。我确实也偏好把照片处理成黑白,平时也会用黑白胶卷。第一我觉得黑白很干净,没有很多杂色;第二是明暗的层次让我很喜欢,可以通过明暗对比过渡去表达一种情绪。但这组照片中有几张我觉得做成黑白反而减少了张力,减少了地方特点。有一张是北京的胡同里的车夫,躺在车上睡觉,他的背景躺在一个红色的墙,这是一个城市的元素。还有一张是一个人躺在遵义的一条老街上,后面有一个很明显的遵义地标,城市很杂乱,规划也不是很漂亮,本身就是这样,调成黑白的反而没有突显这个地方的特点,也是损失了一点。


北京


遵义


世界:在这组照片里有没有你很喜欢的作品?在拍这组照片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?


陈瑶:有。某一天晚上9点多我和同事去喝夜茶,在广州的一个老牌酒楼里,当时整个酒楼人也不多,有一个阿伯一个人点了一桌的菜,在等的时候他就睡着了,菜慢慢上来了他还在睡,刚好他后面靠着一个镜子,映照着桌子没有人。我当时觉得这个人特别孤独,我挺喜欢的。还有一张是在广州芳村拍的,一个小青年趴在自己的膝盖上,看起来是比较不积极的状态。我觉得人只有在比较丧的时候才会以这种蜷缩状态去应对这个世界。当时他坐在那里,一侧是阴天,一侧是阳光灿烂,他刚好跟背后的世界形成了对比。我挺喜欢这一张的,拍多了就会发现,可以从不同的睡姿看出这个人的状态,有些人很累的时候会蜷缩着,不累的话或很惬意就会很自然地躺在街边某个角落睡得特别爽。


广州·独自吃夜茶的老人


广州·芳村少年


世界:在参加这个摄影展过程中需要准备些什么?有什么收获?


陈瑶:和策展人沟通,设计展位,排版,照片比例,输出,装裱等。过程中有很多沟通,来来回回排了几次,定下尺寸,才做输出。我为了控制成本,对比了很多家工作室,装裱完了错过了集中运输的时间。我自己扛着照片去平遥,一大早坐地铁到北京西站,换高铁去太原,再换绿皮火车,扛着一堆东西,掐着时间不能晚点。这还不算累的,平遥摄影展作品上墙的时候那是一个空的展厅,我找到自己的位置,策展人跟我说左右留白多少,就开始自己做了。我当时很懵,没有经验,好在有其他的小姐姐。她们很多是资深摄影师,有展览经验,带着工具箱或者师傅来把作品上墙。我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从前没有想过可以往摄影这条路发展,也没想过可以做什么作品,一切都是按个人喜好个人想法来的。这次跟他们交流,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鼓舞。



世界:这个展览之后,对摄影有没有新的想法?或者在摄影上会不会开始有一些野心了?


陈瑶:有啊,我觉得不应该放弃摄影,应该做一些有主题的东西,目前比较确定的是做一组作品,主题是我从前小时候的家,充满了很多童年美好记忆,情感特别深的地方。我特别喜欢那个老房子,打算过年回去拍一组自拍,拍这个环境,结合从前小时候的回忆与老屋子留影结合,但具体现在还没想好。



把这一组作品命名为《瞌睡城市》,陈瑶期待从各式的睡姿中窥见城市中的生活个体的状态,更希望借此能对城市生活的秩序与单调有一定的反思。尽管平遥国际摄影展给陈瑶带来了不少收获与自信,她坦言还不敢拿摄影当饭吃,每年出一组作品是给自己的目标,“不只是纪实方面,想多做作品,有机会多参加展览,我不会放弃,会敦促自己多拍”。


整个对话下来,“好玩”是陈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,“哈哈哈哈”笑声则是根本停不下来,她似乎充满了活力,毫无保留分享她的所有故事。从广东到北京北漂,她用作品记录着生活,记录眼里的世界,带着一点幽默和真性情。或许仍不足够深刻,或许仍不够成熟,但她的经历就像在告诉着所有对摄影拥有憧憬的人们,只要用心,没有什么不可能,出发行动就对了。


更多作品:


《瞌睡城市》:







街拍:






更多信息关注

公众号:叨叨





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正在加载,请稍候…
评论